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何故 | 5th Nov 2015 | 光影情懷 | (149 Reads)

Picture 

 「做人一定要有夢想!

這是《哪一天我們會飛》的重要命題,也是導演與編劇透過故事中的「大壞蛋」「陸Sir」所說出的一句重點台詞。

為什麼「陸Sir」是「大壞蛋」?綜觀典型的青春片,老師多數都是站在學生的對立面,他們擁有權力,可以命令學生,懲罰學生,甚至影響學生的發展。就像「夢遺達」被「陸Sir」罰抄「做人一定要有夢遺」,「陸Sir」也在未有諮詢「彭盛華」的情況下,就要他為開放日準備一個「玫塊園展覽館」,將未來十年香港的大型建設展現出來,更重要是那份不斷折磨年輕人的「夢想規劃書」!


筆者有理由相信,「陸Sir」早已忘記了「夢想」為何物。他在課堂上引述什麼美國教育家哈蒂斯的研究心得,是否真的可以幫助同學們更了解自己,以及有系列地分析四周環境,從而歸納出最適合自己的「夢想」,實屬見人見智!看故事中一眾學生的反應,「陸Sir」作為師長,理應有教無類,並且因材施教,他口口聲聲關心學生的前途,卻只是語言偽術,並非真正鼓勵年輕人去追尋「夢想」,反而是一而再,再而三地打擊他們的「夢想」,彷彿是要將他們都變成沒有「夢想」,也沒有自我的「齒輪」!看著歐陽慶堅雖然物理科成績優異,畢業後卻沒有成為出色的科學家,只是在母校當教師,更逐漸變成了翻版「陸Sir」,變成了自己曾經不喜歡,甚至討厭的成年人,實在令人唏噓……


如果不是「陸Sir」的那份「夢想規劃書」,「彭盛華」說不定會出國留學,不會退而求其次的選擇理工學院;「余鳳芝」也許真的會以「環遊世界」作為她的「夢想」,她可能會成為一名空中小姐,或是一位「旅行家」,甚至「登陸月球」,而不是在同一家旅行社內工作了十五年的平凡白領,跟「彭盛華」結婚後生活平淡似水,一起面對中年危機。


也許,正如「蘇博文」所說的,「香港是一個不容許人發夢的地方」。那麼,究竟是誰拿走了香港人發夢的機會?


「陸Sir」?代表了建制的他,當然是責無旁貸!然而,說不定還包括「蘇博文」、「彭盛華」、「余鳳芝」、甚至是你和我。


《哪一天我們會飛》,雖然不是由真人真事改編,感情卻更真摰,劇情也更動人。只因為,這是一個屬於香港人的故事!特別是出生於七十年代,經歷過移民潮,見證香港回歸的一代。


《哪一天我們會飛》的中文片名,重點是於一個字:「」。「飛」在這個故事中,也許具有雙重意義,可以分為狹義和廣義兩個層面。狹義的「飛」,包括紙飛機、水火箭、「飛行學會」、以及命名為「飛飛」的鸚鵡;廣義的「飛」,可以比喻為離開「香港」,或是離開眼前的困局,自由地飛往夢想的國度,甚至「登陸月球」!


然而,英文片名《She remembers, he forgets》,既充滿諷刺,更別有洞天!只因為真正「忘記」了的是「余鳳芝」,她不單止早已忘記了「夢想」,更忘記了「蘇博文」!若不是同學聚會時偶然提起「蘇博文」,這個曾經對她非常重要的男孩,彷彿只是她生命中的一點漣漪。若不是發現丈夫「彭盛華」有外遇,她也不會返回母校去尋找「蘇博文」。相反,「彭盛華」卻一直沒有忘記「蘇博文」,只是將他藏在記憶深處。他的記性差,或是刻意將記憶封印,乃是他投身社會後,作為「齒輪」的一種自我保護。開啟記憶之門的鑰匙,就是「」。導演黃修平特別客串了調酒師一角,絕非偶然,更是一記神來之筆。


也許,這部電影的真正主題是「忘記」。也許,有一種幸福,叫「忘記」。也許,哪一天我們「忘記」了,就代表我們已經不再年輕了,不能再「飛」了。


「余鳳芝」是幸福的,在她灰心失意時,可以重返母校的美麗校園,召回已逝去的美好時光,回味「蘇博文」對她不變的真愛。也許,每個「余鳳芝」的「夢想」裡,都必須有「彭盛華」和「蘇博文」。一個陪你白頭到老,一個讓你回復青春。一個陪你腳踏實地,一個為你駕駛「鳳芝號」,伴你漫遊到處飛……


來吧!毋忘初心,再次起飛!跟「余鳳芝」、「彭盛華」和「蘇博文」一起「登陸月球」吧!